“2016年全年預測”

    全球經濟並未如媒體公開言論中那麼糟糕,即便石油、黃金等大宗商品曾經在2015年慘不忍睹,但這一切,都在法則歷史的內部觀點中一一披露,不是嗎?2016年——2017年,大宗商品及波羅的海指數,將進行震盪築底,完成經濟的又一輪大探底。黃金的價值,只有在戰爭時才會體現,目前世界,幾乎沒可能出現大面積的戰爭,所以,反而對於石油、各類金屬,未來的需求還是能回到較高水準,可以說,目前價值是低估的。
石油的低價運行,存在著一些政治陰謀和競爭的因素;金屬的低迷,則會因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供給側改革及全球經濟的回升,再次需求大盛。
    諸位一定要記住,全球著名投行、券商、做市商的公開言論,甚至政府的外交辭令,其內容都是值得我們懷疑的,都是帶有一定的目的性的。所幸,法則堅持自我,所以帶給了諸位滿意的回報。
由於資訊技術的革命,地球已變成村落般觸手可及,假如願意動腦子的話,我們面前不再有任何秘密。當然,社會上還是會有不少傻瓜。所以,有些博傻的機構,還可以存活多些時光。
關於行業而言,新興行業永遠會給予某些企業高速的成長性,這便是法則投資的方向。
    美洲:
    美元稱霸了數十年,美股也獨領風騷了數十年,這是個經濟強權+軍事強權的結果。但是,這是違背自然發展規律的,必然將在近年得到根本性的改變,我們拭目以待。
南美各國由於在美元鐵蹄下慘敗,進入“中等收入陷阱”怪圈雖已近二十年,但目前暫無復蘇跡象。
    亞洲:
    亞洲仍將是法則關注的重點區域。
    中國經濟獲得了三十年的高速發展,這是公認的奇跡,更令人驚歎的是,中國在改革開放後期的成就,是在巨大的經濟體量下繼續獲得的。即便2015年中國官方GDP資料與法則預測的相差0.1%(為6.9%),且繼續下滑,但是這並未在法則內部更改對中國的樂觀態度。法則認為:中國的經濟轉型,會在龐大而手段多樣的貨幣發行總量支持下,獲得成功。中國的軍工、中國的高鐵技術和核電技術,以及某些特定行業的技術革新,已獲得迅猛的進步。這一切,改革派似乎深得德國製造靈魂。中國的服務業,將配合這個技術革新的成功,貢獻更大的力量,其中,廣義金融服務業,應予以持續重視。中國女藥學家屠呦呦獲2015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是一個明顯的信號,中國的醫藥學領域技術,將突飛猛進。更令人欣喜的是,中國放棄了堅持三十年的獨生政策,這將使中國的人口紅利得以持續,同時,也會使中國這個龐大的經濟體規避掉日本的經歷。所以,投資中國,仍然是不二的選擇。當然,傳統行業裡不思進取的企業和專案,必須拋棄。
    印度似乎在複製中國三十年前的好戲。但令人遺憾的是,印度的政治體制不具備完全參照中國的優勢,而僅僅擁有較狹窄的投資機會。比如,電腦軟體行業。
    雖然表面上看,原先因各種歷史和社會原因導致比較落後的區域目前的經濟發展變化相當活躍,東南亞各國和印度相差無幾。優勢是低廉的勞動力(但普通的製造業已不可能創造偉大的公司),劣勢是國土內外安全程度和人口總量不足以與猛獅抗衡。
    非洲:
    依舊十分落後。在沒有守候到穩定而強大的政治體制國家、銳意進行經濟發展及其良好意識出現時,法則放棄將非洲列入投資視野的想法。
    歐洲:
    作為全球發達地區,歐洲已無普遍性的投資機會。法則將在歐洲繼續關注一些有新奇想法的創業團隊,以及及時獲取某些技術創新成功的資訊。
    大洋洲:
    不可否認,新西蘭的地理位置優越,且與英國的歷史關係使其較早進入高度發達的經濟狀態,相比較之下,澳大利亞要稍微遜色一些。同時,我們也應關注這兩個國家在一些特定行業的技術變革取得的成果是否具有持續性。結構性機會依舊存在。
滙豐銀行第四季度巨虧的背後

    2月22日,滙豐控股發佈2015年業績報告:截至去年年底,稅前利潤同比上升僅1%至189億美元,淨利潤則下跌1.2%至135.2億美元。這主要是其第四季度錄得高達8.58億美元的虧損,創下了自2011年來的首次季度虧損,這讓市場大跌眼鏡。
    昨日,滙豐控股旗下的恒生銀行也同步發佈2015年年報。年報顯示,恒生銀行去年淨利潤同比大增82%,達274.94億港元。不過,這得益於去年恒生出售部分所持有的興業銀行股權,令資本基礎加強。公開資料顯示,去年恒生銀行減持興業銀行9.99%股權,獲得淨收益106.36億港元。如剔除減持興業銀行股權所得,恒生銀行股東的應得利潤僅上升4%。
    對此,滙豐股價在本週一(22日)應聲而跌,滙豐股價收盤報49.15港元/股,下跌2.19%,已在今年下跌約20%。而在過去兩年,匯控股價分別下跌12.06%、16.35%。事實上,整個歐洲銀行業去年四季度均表現不妙。法國興業銀行去年四季度淨收益6.56億歐元,不及預期9.44億歐元,而德銀去年四季度虧損了21億歐元。
    面對去年滙豐淨利驟降,第四季度甚至還出現虧損問題,滙豐方面給出理由是:受到成本上漲與信貸準備增加影響。一方面,去年四季度營收縮水主要是由於淨利息收入下滑至81億美元。另一方面,壞賬和風險債券業務損失也暴增32%至16.4億美元,使得全年的損失高達37億美元。但真相是這樣嗎?
    首先,除了美聯儲在去年底宣佈加息之外,全球已進入降息週期,所以像滙豐這樣的跨國性大型銀行的利差收入肯定會不斷收窄,並維持在一個極低的水準。此外,自次貸危機以來,各國早已對銀行業加強監管,只要在業務運營時稍有出軌,銀行就要面臨高額罰款,司法成本一直居高不下。
    再者,中國經濟放緩,已經拖累滙豐控股的業績增長。儘管去年年中,滙豐宣佈,在未來數年內將在全球範圍內截減約5萬名員工並削減12%的分支機搆,然而卻計畫在中國珠三角地區增聘約4000名員工。顯而易見,滙豐不僅重視中國的金融市場,而且還對未來中國經濟充滿信心。
    但現在是滙豐不僅在中國開設較多網點,而且近年來其在中國市場的業務也正全面展開。與國內銀行利潤增速放緩一樣,滙豐銀行也受到中國經濟總體不景氣的影響,業績也出現較快下滑。現在中國銀行業主要面對的挑戰是不良資產的驟升,而像滙豐這樣的歐美銀行主要的挑戰是利差收窄。所以,必須在業務結構上進行轉型。
    最後,滙豐銀行去年第四季度業績出現“巨虧”還與油氣行業低迷相關。據滙豐年報顯示,去年石油及天然氣行業的直接風險敞口約為290億美元,按年減少15%或50億美元,其中,綜合生產商敞口達140億美元,服務企業、純生產商、基建公司的相關敞口分別為80億美元、50億美元、20億美元。
    顯然,滙豐銀行在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不良貸款驟升,從而吞噬了其大量利潤增長,這主要還是受到大宗商品價格重挫的影響。
    事實上,不止是滙豐銀行去年業績大幅的滑坡,甚至第四季度還錄得稅前巨虧,整個歐洲銀行業都面臨著同樣業績重挫的尷尬。滙豐業績下滑的原因還是息差不斷收窄、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以及全球油氣行業低迷,不良貸款率出現較快回升有關。面對如此危局,滙豐除了要求英國政府在監管和稅收上做出讓步外,也只能在經營業務上進行全面轉型,唯有這樣滙豐的業績驟降問題,才能得到些許扭轉。
    窺一斑而知全豹,歐洲銀行業的危機,才顯示出一點。